邮发代码:82-418   刊号:ISSN1671-4350   定价:12.00

[NSTA专栏]我能在此基础上继续完善吗?——学生参与的对话萌发于教师的认识论信息

文_Alison Mercier Salem Metzger Dearing Blankmann Heidi Carlone 翻译_朱 方

2020-09/总第294期

阅读数5

学生在课堂中的交谈会导致集体意义建构的产生,使学生有机会塑造学习经验。然而,学生缺乏成为认知主体的机会,在课堂上“有机会塑造知识建构工作,并采取行动”(Miller等,2018)。对于少数族裔背景的低年级学生来说尤其如此。

学习在被内化之前,已完成了社会性的构建(Vygostsky,1964)。有教学支撑和模型辅助的学生交谈,将学生定位为课堂中知识建构工作的塑造者。当学生在教师的支持下体验集体意义建构时,讨论便成为发展批判性思维的肥沃土壤。

课堂中的交谈经常受到局限,往往用来检查学生的理解,并非用于发展思维。在贫困学生人数较多的课堂中,教师讲得更多,学生说得较少(Lingard、Hayes和Mills,2003),将学生定位为被动学习者,这对发展批判性思维造成了困难。我以下面的课堂对话片段作为示例。在这段对话前,学生用沙子和水,黏土和水,以及土壤和水制成“三明治”瓷砖,放置一夜定型。然后将它们放在盘子上,晃动盘子以评估材料的黏性。这将为他们设计一面墙壁参加一个工程设计挑战赛提供参考。在这里,学生对三明治瓷砖为何经受住或没经受住晃动测试的观察和结论进行讨论。

教师:Magdalena,你想作补充吗?请描述一下,当你晃动“土壤瓷砖三明治”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Magdalena:最上面那层(瓷片)撒得到处都是,但它并没有倒塌。

Kayla:那么用沙子填充的那个怎么样了呢?

Magdalena:它位置移动了,也没有倒塌。

教师:所以,沙子粘住了“三明治”的顶层?Magdalena,顶层那部分,沙子也粘住了瓷砖顶层吗?顶层脱落了吗?它掉下来了吗?

Magdalena:(摇头,“没有”)

教师:哦,顶层保持不动。

Kaliyah:(边做手势)当我像这样摇晃我的盘子时,沙子的和土壤的就倒塌了,但是黏土的粘住了。

Taliyah:黏土的为什么粘住了?

Leah:沙子的和土壤的粘不住,因为当你摇动它们时,它们就会倒塌,但黏土的却没有倒塌。

教师:黏土有什么特性使得它成为一种好的砂浆?

Kaliyah:我能回答Taliyah的问题吗?

教师:请回答!

Kaliyah:黏土的之所以不像沙子的和土壤的一样倒塌,是因为它里面有液体材料。就像你有长头发,洗头发的时候,水就像植物一样吸水,会让头发变得很重。这就是为什么它可能不会倒塌,因为它很厚重。

在我们研究的1年级课堂中,以上片段展现的学生参与的对话和集体意义建构很常见。在2个月的时间里,我们的研究团队观察了“材料工程”学习单元“粘手局面:设计墙壁”(EiE,2008),学生利用多种机会通过对话发展批判性思维。参与本单元学习的15名学生(其中有9名非裔美国人、6名拉丁裔;12名女生、3名男生)和他们的教师来自一所经济欠发达的城区学校。在他们阅读的故事书中,一位中国的主人公为了保护她的花园免受兔子伤害,研究了几种泥土材料的性质和用途,并使用沙子、土壤、黏土和水的一些组合制造一种“优质”砂浆。为此,师生决定一起策划、建造、测试和改进一面墙壁,使其砂浆足够坚固,足以承受外力(一个迷你“破坏球”,见表1)。在学生从事本单元学习时,他们会经常获得通过学生参与的对话拓展思维的机会。

青辅协会员专属文章,

以下平台可使用同一账号密码登录,点击开始同步密码

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