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发代码:82-418   刊号:ISSN1671-4350   定价:12.00

[匠心育人]“百科全书”杨烁:过程重于结果,科学教育要勇当“批判者”

文_赵天宇

2021-01/总第298期

阅读数0

1616658453(1).jpg

杨烁是一名小学科学教师,也是一名专职科技教师。与专业课教师不同的是,科技辅导员并不仅仅是大学专业的延伸,科技是一门综合的学科,这就给科技辅导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有更广的知识面和更多的技能,就像她自身是生物科学专业出身,但必须精通“十八般武艺”。因此杨烁感叹,只有像“百科全书”一样,才能真正获得学生和学科的认可。

从2009年到辽宁省实验学校以来,她从事科技教师工作已经10多个年头。这10多年也是她不断学习、不断充电的过程,获评全国高级科技辅导员,她感谢学校、同事、科技辅导员协会为科技教育创造了一个良好的发展平台,也感谢这份工作让自己“乐在其中”。


感谢两位启蒙教师

与许多兼职科技辅导员不同,杨烁是一名专职科技教师,也是一名小学教育工作者。在获得认证的高级科技辅导员当中,她是较为年轻的一位。

其实,杨烁在大学期间学习的是生物科学专业,这不仅与科技辅导员没有关系,和小学教师的距离也不算近,因为小学当中并没有开设生物课。本着“学而从教”的原则,2009年,杨烁来到了辽宁省实验学校,这是一所隶属于辽宁教育学院,实施九年一贯制义务教育的辽宁省重点学校。

但由于教学工作安排的原因,杨烁并没有到中学部担任生物教师,而是来到了一个全新的岗位——小学科学课教师。

早在2001年初,教育部就开始编写新的《义务教育小学科学课程标准》,学科名称也由“自然”改为“科学”。但因为推广和衔接等问题,一直到2008年前后,辽宁省的科学课一直处在探究和摸索阶段,杨烁就是在这种背景下来到科学课教师岗位的。

其实,刚开始担任小学科学教师时,杨烁对于小学科学课并不了解,但真正接触以后才发现,这与她上小学时候的自然课,无论在教学内容还是教学方法上,都已经“今非昔比”了,这对于毕业伊始的杨烁而言,其实是个不小的挑战和任务。

回忆起自己对科学课的认识和科学课教学过程,杨烁说,自己应该感谢“两位老师”:一位是辽宁省实验学校的高雅娟老师,主动担任起了自己的“教学辅导员”。杨烁回忆说,刚开始工作的那几年,在工作和教研上,高老师手把手地指导她,给了自己很大的帮助和鼓励,为她后来独立承担教学任务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另一位则是自己的科学启蒙教师。上世纪90年代,素质教育的说法刚刚提出,很多科学启蒙的课程也应运而生,当时还在上小学的杨烁,对自然课教师印象很深。她回忆,在自然课上,老师总是和同学们交流关于宇宙和天文的内容,因为小时候读书不多,所以很多内容听不懂,但这并不妨碍兴趣的建立,也让她从小养成了思考和探索的好习惯。

“他们培养了我的科学思维和科学方法,对我以后的理科学习产生了很重要的影响,也让我知道了教师在学生‘思’的过程中所起到的重要作用,让我了解了一个科学教师的职责和基本素养。”杨烁说。


是“百科全书”也是“批判者”

如何看待科技辅导员这份工作?面对这样的提问,杨烁感叹,科学教师要像百科全书一样,因为科学课的内容,远远不止“授课这么简单”,与传统的学科教师相比,科技辅导员的要求反而会更高一些。

杨烁解释道,很多学科教师在大学期间就具备了学科技能,但科学教师不同,很多人都是从零起步的。很多科技辅导员不仅要教授学科领域的知识,还要策划相应的科技活动和辅导学生作品,这既需要具备深厚的知识储备和技能,也需要教师投入更多的精力深入、持续的学习。

在教学中做到“启发”和“引导”,杨烁一直在平衡“授之以鱼”与“授之以渔”的关系。

有一年,杨烁负责3年级的科学课教学,她因此认识了一个外号叫“蜗牛”的小男孩,“有想法”“黏人”“不爱说话”是杨烁对蜗牛的最初印象。虽然蜗牛只有9岁,但她已经给他贴上了“理工男”的标签。

有一年秋天的课后,蜗牛来到办公室找到杨烁。一见到杨老师,蜗牛就打开了话匣子,他说自己看见学校的小池塘里有很多落叶和杂物,因为秋天的落叶经常随风飘散,清理起来难度很大。所以自己想发明一个机器,能够自动识别探测落叶并收集起来。

听到蜗牛的想法以后,杨烁眼前一亮,觉得这是个有创意的好想法,未来甚至有参赛的可能。但她也告诉蜗牛,摆在作品面前的,远不止“创意”这么简单。

“机器船的动力来源是什么?”“传感器怎样做到防水?”“船的载重和转向系统怎么保障?”“传感器又怎样能准确识别落叶?”一连串的问题以后,蜗牛陷入了沉默。杨烁说,她猜想,当时蜗牛的内心是“灰色”的,但科技辅导员并不能只是“梦想家”,很多时候,也要扮演“批判者”的角色,因为科学就是不断探索和实践的过程。

后来,蜗牛和杨烁经过反复的讨论,因为技术和时间等多方面因素,最终放弃了机器小船的项目。但这并不意味着蜗牛科学探索的梦想就此破灭。相反的是,他从3年级就开始参加科技创新比赛,在坚持多年以后,从沈阳市的三等奖,一点点地进步到了辽宁省的一等奖。此外,蜗牛还参加了机器人比赛,而他的文化课成绩,也在一点点提高,未来更有望考入辽宁省重点高中。

而蜗牛只是杨烁辅导过的几百名学生的一个缩影。杨烁说,有过科技创新项目参赛的学生,其实文化课成绩往往也不错。她认为这与备赛过程中他们积累的科学方法和科学思维有关,这些思维和方法同样可以用于其他科目的学习,提高了学生的综合素质,算得上是不折不扣的“相辅相成”了。


科技教师让她乐在其中

“我觉得我挺享受这份工作的,科技辅导员虽然辛苦,但是工作过程还是很快乐的。”回忆起自己当科技教师的点点滴滴,杨烁用“乐在其中”来形容。

其实,小学阶段与中学阶段的教育有所不同。杨烁认为,在小学阶段,教师的辅导与定位非常重要,科技辅导员是提高学生创新能力的合作者、交流者,更是实践活动的参与者。在辽宁省实验学校,所有的科技活动都从关注学生“学”的角度出发,而并非传统意义上对于教学方法的研究。

“更多的时候,我们进行的是帮助和指导,鼓励孩子们去实践、去参与、去思考,也鼓励他们合作交流,并在这个过程当中及时调整自己的教学方法与计划。”杨烁说,比关注结果更重要的是内化科学精神,这让她很有成就感,也是乐在其中的重要原因之一。

而在课堂教学当中,杨烁都要求自己的学生“像科学家那样做事”,概括来说就是“认真”“严谨”和“坚持”。有一年,她作为指导教师,参与了学生项目“I Love Wash——最懂你的聪明马桶”,从选题、立项、设计、制作,到调试、答辩、演示和制作展板,每一个环节,她都亲自指导学生精益求精,最终制作了一个较为完整的模型。孩子完成不了的技术,如电路部分、模型各部分的拼接组合,由她和学生共同完成。

成绩是对杨烁最好的肯定与鼓励。近年来,校园科技氛围日益浓厚,在每年的创新大赛、机器人比赛等高规格科技赛事颁奖典礼上,频频出现辽宁省实验学校学生的身影,让科技教育成为了辽宁省实验学校的一块“金字招牌”。而杨烁也获评了全国“创新型名师”、辽宁省十佳科技辅导员、沈阳市十佳优秀科技教师等荣誉。

从2017年秋季开始,随着新课标的实施,小学科学课程起始年级调整为1年级。相关政策的支持,给予了杨烁这样年轻科技辅导员更大的发展空间,也赋予了更多的职责和使命。

谈及未来,杨烁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全能型选手”,但表示自己很多方面做得还不够好,科技的发展日新月异,对于科技辅导员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怎样把最新的科学理念和思维准确地传递给小学生,她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以下平台可使用同一账号密码登录,点击开始同步密码

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