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发代码:82-418   刊号:ISSN1671-4350   定价:16.00

[NSTA专栏]协作性评估——将科学学习与团队合作寓于活动总结性评估中

文_Helen Bremert Amy Stoff Sarah B. Boesdorfer 翻译_王文娴

2022-07/总第316期

阅读数5

国内外科学家或其他领域的专业人员都会要求自己的团队成员具备合作精神、批判性思维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为此,美国《新一代科学教育标准》的愿景是通过探究、合作和科学调查活动,让学生在学业结束时具备一定的实践技能和相应的理性思维能力。学生之间的协作是美国《新一代科学教育标准》的愿景之一。例如,9—12年级“科学与工程实践”的规划和调查实施说明中指出,单独或者合作设计调查或者验证设计方案,生成数据作为证据的基础,支持解释现象或者验证解决方案(附录F,NGSS Lead States,2013)。

合作学习是一种有助于形成积极的课堂学习环境的教学形式,学生通过两两合作或者小组完成任务(Meseke、Nafziger和Meseke,2010)。这种教学方法的优点包括增进概念理解、加深记忆、提高解决问题能力和形成批判性思维等(Gilley和Clarkston,2014)。此外,合作还会激发学生内在学习动机,提高人际交往能力和科学调查能力(Meseke等,2010),这些都是当下进入职场的必备能力。

虽然很多学生在课堂中是合作完成任务和教学评测的,但是他们普遍会单独进行活动总结性评估(Siegal等,2015)。Breedlove、Burkett和Windfield(2004)指出单独测试有时会降低学生的学习兴趣,尤其是那些仅仅依靠机械记忆的测试问题,反而会增加学生的考试焦虑。

协作方式的总结性评估可以将协作学习的好处带到评估中,将其转化为学习体验。在本科阶段的研究表明,协作评估可以加深学生的理解,锻炼批判性思维能力,提高考试成绩(Gilley和Clarkston,2014),这可能是基于学生与自己的同龄人之间互相讨论问题和寻找答案,从而填补知识空白(Vogler和Robinson,2016)。

本文详细记述了2位教师如何在课堂中使用协作性评估。我们描述了对学生学习和测试的影响,并提供了一些指导和资源用于在其他科学课堂上实施协作性评估。


在课堂中运用协作性评估

交替评估

布雷默特老师在AP环境科学课程教学中使用了交替评估的方式。每一次考试,学生在进入考场前都不知道他们要面对的是个人独立考试还是协作性团队考试,这样可以确保他们所有的内容都学习到。2种考试的题型相同,均出自美国大学理事会AP考试题库的多选题和简答题,考试时长50~55分钟。每次考试都会重新调整小组成员,考试前才会告诉学生他们分配到哪个小组。对于协作性评估,团队中的每个人都需要回答其中的选择题,简答题则由1名代表完整作答,其他团队成员标记编号即可。让学生能够提交个人的选择题答案,这样在当他们觉得小组答案有误时可以选择表达自己观点。当然这种情况实际上很少发生,但是学生表示这给了他们更多的控制权,并减少了团队内部和自己的压力。该组的所有成员都会获得相同的简答题分数。学生的分数由选择题分数和简答题分数共同组成。

两阶段评估

施托夫老师在她的AP化学课程中使用了两级评估方法[注:两阶段评估以前指在考试中,其中至少一部分内容由学生独立完成,另一部分由小组完成(e.g.,Gilley和Clarkston,2014);这中间可能会出现重复和个人测试(e.g.,Zipp,2007)]。在考试当天,学生首先独立完成选择题测试部分。一旦所有学生都完成了该部分后,学生就会被随机分成3人1组,继续完成协作的考试内容。

团队合作的分组在每次考试中都会重新分配,学生在考前都是不知道的。个人考试和协作评估都使用了相同的选择题。学生一起工作,讨论材料,并在协作评估中给出一个统一的答案。无论是个人考试还是协作评估,选择题部分的每道题学生都有大约90秒时间作答。小组完成考试的协作部分后,每个学生独立完成考试的简答部分。学生的考试成绩,个人部分占85%,协作部分占15%。


学生对于协作性评估的反应

在2位教师的课程中,与独立完成考试相比,协作评估能够提高考试分数(注:因为这些是不同学校的不同课程,使用的也是不同的评估方式,并没有在每个课堂收集相同的数据。这里呈现的结果是对收集到的数据的总结)。例如,图1中的交替评估方法显示的是,按考试方式(小组或个人),以及他们在布雷默特的AP环境科学课中参加考试的顺序,所获得的平均考试成绩。

在施托夫老师的AP化学课堂中,两阶段评估对成绩差的学生和成绩好的学生都有好处,简答部分的分数在合作之后有所提高。在完成章节测试有关合作部分后的3个课时,施托夫老师班上的学生分别做了相同数量和类型相似的选择题,并且打乱了考题的顺序,以此确认合作对于学生考试的影响。

图2提供了成绩相对落后的学生(选择题部分得分≤84%)和成绩优异的学生(选择题部分得分≥85%)的考试结果。与高分者相比,分数不佳者似乎从考试的协作部分中受益更多。然而,这些结果对于高分者并没有统计学意义,可能是由于样本量小。

虽然协作性评估并没有让大多数学生的成绩都显著提高,但是2位教师都注意到学生的参与度、与评估问题相关的批判性思维、同龄人之间的积极讨论,以及《新一代科学教育标准》致力于提升的技能等都有所提高和改善。

2个课堂的学生都完成了有关他们对协作性评估,以及与考试相关的焦虑想法与意见的调查。2个课堂的大多数学生表示,协作性评估降低了他们的焦虑,尽管他们的准备方式与单独测试相同。表1提供了一些与考试焦虑相关的学生的回答。此外,学生表示,他们相信合作回答评估问题可以增强他们的理解力,然后他们将其应用于AP考试。表2提供了关于协作评估如何影响他们的理解的示例学生回答。


青辅协会员专属文章,

以下平台可使用同一账号密码登录,点击开始同步密码

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