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发代码:82-418   刊号:ISSN1671-4350   定价:16.00

[趣科学]最早的果实,是让达尔文头疼的难题

文_ 钟蜀黍

2021-12/总第309期

阅读数0

时间是埋没一切的沙粒。历史埋藏在沙丘之下,在更长的时间里化为齑粉,了无痕迹。

生命因此显得如此不同。生命产生各种生命现象,在足够长的时间里留下遗留上亿年的片羽痕迹。更重要的是,生命会繁殖、扩散,不断产生后代,基因在其中流转,绵延不绝。因此,人类探寻地球的历史时,曾经的生命是最重要的线索。而生命的痕迹,或者本身的形态因为各种机缘被保留下来的,则成为化石。这些化石被砂石沉积一层层覆盖,在地质运动中被埋藏。而随着时间一层层沉积的砂石本身,就相当于给化石加上了时间的标尺。


未解的谜题

在科学肇始发端,但人类对基因、DNA和同位素定年法一无所知的时代,化石几乎是了解过往生命的唯一手段。诸多化石的发现和研究最终动摇了神创论的无上权威。也正是查尔斯·达尔文乘坐小猎犬号旅行,对生命及生命的化石形态的发现和观察中,伟大的演化论逐渐成形。

但达尔文一生一直在思考的一个“恼人之谜”(abominable mystery,见于达尔文1879年7月22日给约瑟夫·道尔顿·胡克的信),就是有花被子植物的起源。

我们生活的世界里,大部分植物在一生某个时间段会开花、结果,种子被一层封闭的“果皮”包着,它们被称为“被子植物”。在达尔文的时代就已经发现,几乎所有的被子植物化石物种,都从白垩纪晚期的地层之后“突然”出现——在这些地层之前的植物化石,几乎都无法被认定为被子植物。在演化论中,物种的起源和演化都是渐变的,需要代际和时间积累,这个“突然”,给了早期演化研究者极大困惑。与达尔文同时代的很多植物研究者借此攻击进化论,声称被子植物的花依然是“上帝的造物”。

达尔文的《物种起源》发表至今过去了162年。进化论经历了波澜壮阔的发展和更新,最终成为了现代生物学的基石,进化在坚实的证据下成为无可争议的事实。

但对于被子植物早期起源,那个“恼人之谜”,我们依然所知甚少,1.2亿年往前的被子植物化石依然难以寻觅。


青辅协会员专属文章,

以下平台可使用同一账号密码登录,点击开始同步密码

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