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机电话:010-64522026   编辑部:010-62178764   邮发代码:82-418   刊号:ISSN1671-4350   定价:16.00

[专题]非洲科学教育发展的历史与现状

文_黄 晓 黄晨晗/浙江师范大学教育学院

2024-05/总第338期

阅读数0

非洲作为人类发源地,拥有世界上最古老的人类技术成就,但历经近代西方国家殖民和20世纪的民族解放运动,非洲科技教育的发展举步维艰。20世纪80年代以来,以西方国家为主导的新自由主义思潮,以及在非洲推行的所谓“市场化”经济政策,导致非洲陷入长期经济衰退,科技人才流失严重。据国际移民组织统计,从1990年起,非洲大陆平均每年有2万多名大学毕业生前往欧美发达国家深造和就业,不少人“一去不返”,其中包括大量具有博士学位的科学家、医生和工程师等技术人员[1]。2015年经合组织(OECD)数据显示,大约有4.7万名南非技术人员前往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等经合组织国家就业,教育和医疗领域是人才外流的重灾区,在南非国内各行业产生了工程师、教师、电脑网络技术人员、医生、会计等数十万个空缺的高技能工作岗位。目前,40%的非洲裔科学家生活在经合组织国家[2]。根据《2015年教科文组织科学报告》,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每百万居民的科学研究人员少于92人。人才流失加剧了非洲与世界其他地区的科学技术差距,导致非洲科技能力建设严重不足,政府对工程技能发展的投资不足,课程和教学方法陈旧,劳动力技能短缺。

非洲国家已经逐步认识到科技教育发展的重要性,从1985年非洲科学院成立,致力于推动适应非洲本土发展愿景的科学和技术进步,到非盟提出《2063年议程》(Agenda 2063: the Africa We Want),优先发展科技教育;从《非洲2024科技创新战略》(Science,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Strategy for Africa,STISA-2024)到《非洲2016—2025教育战略》(Continental Education Strategy for Africa 2016-2025,CESA 16-25),都体现出非洲国家发展科技教育的决心。现在,非洲的科学技术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展。世界银行(World Bank)认为[3],全球化和新技术为非洲带来了极佳发展机会,比以往更加开放的市场、更为多元化的国际资金池、信息经济时代的到来都为非洲发展提供了机会之窗。发展自身科技、提高竞争力和生产力会为非洲带来巨大收益。


非洲科技行动计划和科学教育发展目标

2005年9月29—30日,非洲第二届科技部长会议审议通过《非洲科技整体行动计划》,提出三大发展任务。一是建设非洲科技评价与创新体系,包括开发非洲科技创新指示系统、建设非洲科技创新观测站等工作。为提升非洲科技创新能力,该计划还要求非洲各国确保教育与科技研发投入不低于国内生产总值的1%,统一教育与科技研发的统计标准,分析人力资源状况,评价教育与科技研发成果的影响,掌握项目进度,逐渐提高政府科技管理水平。二是促进地区科技合作,共享各国科技发展经验、信息资料、基础设施,建立联合实验室,制定共同的教育与科技研发标准,交换专家等。三是增强公众对科技的认识,改变传统文化与经济落后引起的公众对科技发展重要性认识不足的问题。

为促进非洲科技创新,非盟于2014年实施10年期《非洲科技创新战略》,再次重申各成员国的科技发展资金达到国内生产总值1%的最低标准要求,并提出促进科学、技术与创新在各个优先领域能够有效实施,提高科技创新能力和科研创新政策制定水平等五大战略目标,确定将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开发人才资源等作为优先发展领域。该战略重点关注教育发展、人力资源开发、文化传承、农业发展、能源开发、海洋资源开发利用、工程技术、环境保护,以及信息科学、生命科学、地球科学等领域,旨在通过人力资本开发、创新驱动使非洲经济转向更富有生命力的知识经济模式。2015年6月,第25届非洲联盟峰会又提出以解决非洲发展问题为主题的《2063年议程》,倡议“着眼未来,充分利用各种资源促进经济增长,使非洲大陆在50年后成为繁荣、和谐、安全、和平、民主、具有活力的地区”。为实现《2063年议程》目标,非盟还制定了《非洲大陆教育战略(2016—2025年)》,以10年为阶段性目标,大力培养“非洲大陆可持续发展目标中的变革推动者、新一代非洲人”。该战略重点加强对青年和妇女的科技教育和技能培训,为他们创造有利环境,使其成为非洲大陆经济转型发展的驱动力量[4]。可以说,上述议程和战略为非洲实施新一轮科技教育与创新政策奠定了基调。

然而,非洲国家在科技和科学教育发展的道路上仍然困难重重。目前,大多数非洲国家仍然属于科技创新、科技教育不发达国家。与发达国家相比,非洲大陆的民众对科技活动的认识水平仍然很低,科技活动发展滞后性突出。科学技术对非洲国家经济增长的贡献份额比例不到10%,85%以上非洲中小企业无法依靠国内教育与科技研发成果提高生产效率和实现产能发展。2005年,对加纳、尼日利亚和津巴布韦工程教育的评估报告显示,非洲科技教育不容乐观:工程师短缺,工程毕业生大量失业,工程教育质量差;国家对公立教育机构投资不足,学校缺乏资金购买实验室设备设施,课程设置、教学方法过时,教师人数、教学能力不足,学生缺乏科技、工程实践的机会,大学对学生毕业要求低。以上一系列原因导致工程类学科知识结构陈旧,相关专业毕业生所掌握的知识与能力落后,缺乏独创性,问题解决能力不强,社会适应性差,无法满足产业发展需求。目前,非洲科学教育的人才培养力度已经在为新兴行业提供高技术工科人才上显得后继无力,人文社会科学专业的高等教育入学率远高于自然科学专业,只有25%的学生选择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学科。

微信图片_20240424090552.jpg


科学课程与科学教材不专不精

自20世纪末以来,非洲不少国家进行了科学课程改革,尝试为科学教育发展带来新气象。例如,南非从1994年开始推行新课程,一直致力于提高科学学科授课教师的资质水平;肯尼亚新政府从2003年开始实行免费小学教育,在小学阶段加入了信息技术、科学课程,并提供免费的教材,提升教师素质与薪酬,不断加强科学教育以促进工业化发展。进入21世纪,非洲各国政府纷纷为中小学制定了课程计划(School Syllabus),让科学教育发展有章可循。这些课程计划明确规定了学习者通过学习科学技术与本土知识,能够获得的基本科学知识、技能与态度,并期望学习者将科学知识与技能应用于改善生活质量。


中国科教工作者协会会员专属文章,

以下平台可使用同一账号密码登录,点击开始同步密码

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