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发代码:82-418   刊号:ISSN1671-4350   定价:16.00

[趣科学]事实上,黑猩猩比我们曾想象过的要更接近于人类

鸟人Robbi

2021-09/总第306期

阅读数2

身处在乌干达基巴莱国家公园(Kibale National Park)的热带丛林,空气里弥漫着那种潮乎乎的熟悉味道。一只成年雄性黑猩猩正从一棵大树上爬下来,然后举止威严不紧不慢地从我身边走过。看着这地球上我们人类最近的亲戚,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黑猩猩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呢?


名须正,言才顺

分类学上将与我们人类关系最近的现生灵长类都归入了人科(Hominidae),下辖2个亚科:猩猩亚科(Ponginae)和人亚科(Homininae)。猩猩亚科包括了跟人类亲缘关系较远的3种大猿,生活在亚洲的苏门答腊猩猩(Pongo abelii)、婆罗洲猩猩(P. pygmaeus)和2017年才描述命名的达班努里猩猩(P. tapanuliensis)。人亚科则包括了非洲的东部大猩猩(Gorilla beringei)、西部大猩猩(G.  gorilla)、倭黑猩猩(Pan paniscus),以及地球上跟人类最为接近的生物——黑猩猩(Pan troglodytes)。

虽说亲缘关系较远,但同在亚洲的猩猩,却最早有了中文名字。“猩猩”一词出现的时间可追溯至战国末期荀况撰写的《荀子》卷三《非相篇》,其中记有:“今夫猩猩形笑,亦二足而毛也。”而在汉武帝之前就已存世的《尔雅·释兽》当中也记载:“猩猩小而好嗁”。不过,这些古时所用的“猩猩”指代并不明确。

虽说在如今的越南北部和马来半岛考古发现了猩猩的遗存,表明我国古人或许曾有机会通过进贡或贸易亲眼见到这些大型的非人灵长类动物,但还没有确切的证据来支持这一观点。1822年,有了明确的记录将“猩猩”一词跟这些红毛大猿联系了起来。英国传教士马礼逊(Robert Morrison)编写了《华英字典》的第三部分,其中oran otan的条目写道:“猩猩sing sing,is also an animal of the monkey kind.”

猩猩的英文名orangutan源自马来语,意为“住在森林里的人”。《华英字典》后来传到了日本,可能是受其影响,日语中就开始用猩猩对应orangutan了。大约在19世纪末,日语中的猩猩一词经翻译传入了中国。比如1892年江南制造局的英国翻译傅兰雅(John Fryer)在所编辑的《格致汇编》里收录了题为《兽有百种论》的短文,其中提到:“猩猩,亦名林中野人。”这里的“林中野人”显然是在对应猩猩的马来语原义。


青辅协会员专属文章,

以下平台可使用同一账号密码登录,点击开始同步密码

确认